当前位置: 首页  >  艺苑奇葩  >  校园文艺


老 爸

2012-06-04 15:03    李观彩

天光从窗帘里透进来,暖暖的,一扫昨日的阴霾。我赶紧从床上腾起来,想邀几个朋友到山间走走。岂料,拨号码的时候弄错了键,竟一下弄出日历来了,一看——09.09,吓了一跳,这日子就这么来了,我都还没做好准备呢。几天前,模模糊糊的就明白,重阳节要到了,提醒自己,一定要提前写一篇文章以弥补去年至今欠下的“心灵债”,一定要第一个打电话给老爸祝他老人家节日快乐。看来文章是无法提前完成的了,就赶紧打电话。老爸说:刚才妹妹和小向都已经打过电话了,现在你又打来,我很高兴的。我很好,有事儿你忙你的。
爸爸现在特别的喜欢我们姊妹几个叫他“老爸”,他说只要听到我们的声音他的心里就甜丝丝的,挺幸福。想起多年前,我放了寒假回家,见面就喊他“老爸”,他马上说“你喊什么,老爸,我还没那么老吧”当时觉得自己特委屈的,老远的回家一趟,见到了家人,本来挺亲切挺高兴地,我热乎乎的喊他,他却那么敏感,搞得我赶快一叠声的“爸爸爸爸”。从那开始,就明白爸爸是那么怕老。也许他当时就觉得自己近“老”不远了,而他的儿女们都还一事无成的,是心急或者更是一种恐慌吧。
爸爸总告诉我们姊妹仨不要太贪玩,要懂得上进,还说人要往正路上行走,误入歧途可就后悔莫及了。爸爸还说:你妈妈拖着个病体,管不了你很多,我只有又当爹又当妈的。记得我读初中的时候,有一个从小就和我一起的玩伴,因为人长得漂亮,总被男生追逐。她也会和男生们无所顾忌的开玩笑,总大声地说话,夸张地笑。爸爸就会说,你可别这样,要不我就撵你滚蛋。有次我们学校包电影在操场上放,同学们都搬凳子坐着看,人挨人、班挨班的,还有镇上许多的大人小孩,挺热闹的。电影放着放着,卡了,正是精彩的片段。同学们一阵喧闹,有的吹口哨,有的忙着打闹,有的就着电影里的台词调笑。我也就跟着大声地说了句“咋这样呢~~~”,话音未落,就听到一声干咳,我赶紧正襟危坐。真不知我老爹是从哪时候起就盯梢我了。我奶奶特疼我小弟。爸爸就总对奶奶说:不要惯着他,不要说儿子娃娃就可以怎么样了,别说是个儿子,就是半个,我也要把他教成人。
爸爸对我们的爱简直就是无微不至的,经常给我们买参考书,课外书。出门在外,也总是带些好吃好穿的回家来。有次听见他跟奶奶说:别人是进馆子看电影,吃喝玩乐的。可是我总想着你们,有时一天几顿都是一碗米线了事,好东西要一家人分享才有意义。爸爸看见县城里的女孩子穿着漂亮的毛衣,戴着好看的蝴蝶结。他就去请他同事的妻子给我们织毛衣,帮忙买蝴蝶结。有个冬天,他给我们姐妹俩带回了羊毛围巾和羽绒服。围巾倒是挺喜欢的,就是那羽绒服拿在手里轻飘飘的,还臃肿不显身材,当时人们喜欢穿的是料子布,有坠坠感觉的最好。所以我们想当然的认为爸爸买了烂衣服敷衍我们,都挺生气,却又不敢说出来,只是不穿。后来被他知道了,就说,这是我托人从昆明买来的,你们说不好,现在镇雄有几个人穿,我们这儿又有哪个有,真是不知好歹。我们就是这样不知好歹的被爸爸宠着,把他为我们买的粉底扔掉,把他买的宽裤脚的喇叭裤改成窄窄的铅笔裤,在不小心中弄丢了最喜欢的头花然后又要他买。就是我们工作后,爸爸每次出去都还要给我们买衣服。
但是,自从妈妈离去后,爸爸似乎就觉得自己真的老了,对我们也自称“老爸”了,可我们姊妹几个却不大敢喊了,真怕那分钟把他的头发喊白了,把腰喊疼了,把背喊陀了、、、、、、他最让我伤心的一声“老爸”自称,是去年的重阳节。那天,他打电话来,劈头就说:重阳节了,你也不祝福哈你老爸!是不是忘了我?我赶忙说,重阳节不就是登高望远吗,那你出去走走吧。爸爸说:“重阳节是老人节啊,你晕什么呢?”我就忙着祝他节日快乐,幸福健康。其实,为儿女操碎了心的坚强健朗的老爸,如今七十有三,他许是真老了,许是孤独了、许是牵挂我们了,而他所要的也只是重阳节里儿女的一声问候和祝福。
老爸,我愿把喊你的声音用糖润过,你听了心底就沾满甘醇;我愿把爱你的心用线拴着,你拽一下线我就跑回来陪着你。老爸,今又重阳,我登高望你、念你,喊你的声音也随风而至,每一缕从你身边拂过的柔风,都是你爱的孩子在绕膝承,老爸,收下你的孩子们在这重阳节里的给你的特别礼物吧!

县内新闻:

媒体镇雄:

专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