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艺苑奇葩  >  校园文艺


等 待

2012-05-28 17:12    李观彩

大马路上,车来车往。
苏喜欢在阳台上看风景。现在,她很希望对面那块地赶快修出房子,免得总是满屋尘灰。
建筑队来了,筑起了围墙。墙上写着:精心组织、科学施工、质量第一等。
苏又站在阳台上看:地基已经夯实了,高脚架正在搬运着砖块。好似高房已然矗立。这时,苏看到了两个人一前一后慢慢地走过来,大个子走走停停,孩子则到处张望。到了围墙下。
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儿子。父亲穿的衣服,好似一块破烂的大被单,他麻杆一样的身子像是装着一袭风;脚上趿拉着一双没了后跟的鞋子。儿子亦瘦,却显精神。孩儿所穿,大概是他父亲曾经穿过的衣服,下摆遮住了屁股,不见破洞,也没有补丁。
孩子正在用手描围墙上的字,他枝条一样的手臂扬起来,在空中用力地拉了一横。写“第”字时,超前了几步的父亲停下脚步,转过身子,看着,没表情,也没说话,斜插着脚,等着。孩子的手动得快了一些。那一撇,他把手指头有力的印在墙上,很有刀笔的样子撇着。孩子写“量”,苏看到了他先把“里”的下两横写了才写一竖,苏轻轻而有力的冒出一声——错。离得远,苏只能像是在办公室给学生改作业时那样干脆的自言自语——指出错误,万望改正。那父亲,仍然走走,再停下,再转身,看着,亦无言语。孩子一路写去。
午后的阳光,移动得很慢,父子俩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爬满影子的是冒着尾气的许多的小轿车。

县内新闻:

媒体镇雄:

专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