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艺苑奇葩  >  校园文艺


别了,远方

2014-01-15 10:13    易永芬

原以为仰望着天空,就会找到飞翔的方向;原以为俯视着大地,就可以在凸凹不平的大地上立足;原以为不停的奔跑有一天终会到达那个梦中的远方;原以为不停的追逐会甩掉风的影子。可是,被一次次的迷雾深锁的大山挡在面前又无力冲破时,我知道,苍鹰已经彻底的忘记了自己曾经翱翔过的那片天空了。

曾经,站在几块砖垒起来的高地上眺望。远方是一排排绿油油的玉米地,红红的穗子点缀在玉米挺直的身躯上,整整齐齐的排成一行,似正在训练的军人。有一天终于鼓足了勇气爬上了自家的房顶,发现平时高高矗立着的房屋,此刻也被我尽收眼底,天似乎比自家院中看到的加宽了很多。我渴望能够看到一个更广阔的天,于是迫不及待的跳出了自家的小院,去寻找更高的眺望点。天空一次又一次的增加的它的高度,一次又一次的焊接着它的宽度,而我,似乎想要找到天的尽头,在一次又一次看不到尽头的天宇中寻找更远的风景。

平坦而又苍老的黄土地养育了雄浑而又坦真的我,母亲怕我世界里缺少温婉而又柔和的可爱,于是用黄河水浇筑了我的每一颗细胞。在那片天地里,我似一股自由的风,骑着单车潇洒的游荡在家乡温情而可爱的大街小巷里。我飘荡在寻不到源头亦不知尽头的黄河上,如一条鱼,没有畏惧过下一刻将会出现什么样的惊涛骇浪。

那一年,我终于走进了唯一一个能够让梦想和现实交汇在一起的天堂:我梦寐以求的大学就座落在纯净而圣洁的人间天堂——甘南。高远而清澈的天空是那座天堂最原始的屋顶;整片的格桑花儿绵延在望不到尽头的大草原上;几只桀骜不驯的牦牛似乎被草原大气而淡然的气度征服,竟混在牛羊堆里,慵懒的打着哈欠;苍鹰尽情的飞翔在自己的世界里,似乎在它的世界里没有高山的存在,所有的山在它翅膀之下只是草原长出的一个小包。也许是那片天空太过纯净,苍蝇和蚊子都不忍心拖着他们恶臭的身躯进来。那里的马路也开阔的有些肆无忌惮,竟从来都没有过堵车的历史。

然而,为了寻找更远的远方,我却留在了这块看不到远方的远方土地上。曾经那片让我翱翔过的广阔的天空,曾经那片让我跳跃过的海洋,都已经成为一个久远的回忆。虽然远方有我可爱的家乡,有我尚未实现的梦想,但我却已扎根这片土地,再也不忍拔出刚刚生根的幼苗去寻找以往的天空。

也许,土地才是我最终的归宿,天空和海洋只是想让我在土地上把根扎得更稳。那么,就从此别过吧!

别了,远方的天空。

别了,那片海洋。

别了,我可爱的家乡。

别了,那曾经属于我的一切。

县内新闻:

媒体镇雄:

专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