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艺苑奇葩 → 新闻详情


抗疫,苦情、苦行、苦念,赶路要紧

镇雄新闻网    2022-04-19 17:14    龙渊

2022年4月3日,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镇雄,城困。

接下来的十多天,围绕动态清零的目标,抗疫的故事有序铺开,精彩纷呈,春风化雨般温暖着,一座城。

我们留心到党旗飘扬,一簇簇纯粹的中国红凝心聚力共抗疫。我们留心到“大白”穿梭,一朵朵靓丽的白玫瑰挨家挨户采核酸。我们留心到黄马汗湿,一队队辛勤的志愿者忙前忙后做公益。我们留心到县委吹哨部门报道,一个个担当的网格员任劳任怨抓值守。我们留心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一车车暖心的粮油菜络绎不绝进疫区。

都是一些平凡的人,都是一些平凡的事。正如一句可用循环模式演绎的歌词,“我们都在,用力地活着”,我们感动着自己,也感动着别人,我们激励着自己,也激励着别人。

2022年4月12日,那天是我在龙腾盛景苑封控区值守夜班的日子。

值班的帐篷搭在某幢楼的旁边,而这幢楼里的住户中,就有我的父母和哥嫂,因为纪律的原因,我不能与他们接触,不能去看望他们,因此,咫尺而天涯。

和我值夜班的,是与我同一股室的一位同事。我们在小区里巡查,劝阻出户散步的居民,察看围墙、角落是否有异常。待到夜深人静,我们回到帐篷,用聊天来打发子夜到天明那段漫长的时光。

聊到这次抗疫涉及到的一些个人的私事,同事告诉我,他和妻子都参加了这次的抗疫工作,留下孩子一个人在家,生活上和上网课什么的都无法照顾到。并且就在他进封控区的第二天,妻子娘家的奶奶在医院里去世了,遗体是妻子娘家那边没有被居家隔离的几个女性抬到太平间的。“如果不是疫情,遇到这种事情,我作为一个男人肯定是要上前出力的。但是没办法,进了封控区,出不去,就只有想着把工作做好”。我察觉到同事有点哽咽,还有话里话外那一种对逝者、对妻子的愧疚。虽是别人的事,却让我感到压抑。

一夜无眠。

天,终于亮了。我走出帐篷,摇头扭腰活动了下身体,揉揉惺忪酸涩的双眼,隐隐约约看到帐篷后边有个人影,走近了才发觉是下楼来倒垃圾的父亲。

“您下来做什么?”我明知故问。

“我下来倒垃圾,随便看看你值夜班没有?”

“要下夜班了,没得事的,您回去吧!”

“我就上去了!”父亲说道,却站着没有动。

“回去吧,有点冷,回去吧!”

“这就回,这就回”,父亲嘴上说,行动上却有点磨蹭,他迟疑了一下说:“你妈在楼上看你呢!”

我有点破防,抬头看向那一层熟悉的楼房,母亲伫立窗前,目光专注,可垂垂老矣。我不由得暗自泪目。儿行千里母担忧,可哪有行千里,这不就在您们的眼皮底下吗!“我没事,您回去吧!”再次催促父亲后,借口要巡查,我便匆匆逃离。

这段文字有一些苦情的味道,我不喜欢。是的,我不喜欢,只是,意难平。不止,意难平。

在这次抗疫的战斗中,我们承载着太多的牵挂,政府牵挂着群众,父母牵挂着儿女,围城内外,亲、友、民、众,相念相挂,相思无痕。推己及人、及家国、及世界,可能,我们都有一种大同的愿景,愿这世界没有战争、没有霸凌、没有瘟疫、没有天灾人祸。虽然现实与梦想相距甚远,我们却不愿因眼前暂时的不如意而避退万里。梦想总是要有的,因为万一实现了呢。所以,我们苦情,也苦行,还苦念:抗疫,必胜!

记得有这样一个西游取经人的故事,说是和尚安排猴子去化缘,猴子却不小心把碗给摔了。“师傅,碗摔碎了。”和尚回味着碗摔碎时那种清脆的声音,回答道:“不要紧的,赶路要紧!”

经历这次抗疫,我们学会了宽容,学会了忍耐,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协作,学会了奉献。每一次灾难过后,我们的民族总会有伦理道德上的进步,我们不断地实践着“以民为本”的人文关怀和“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价值追求,心底,总会有这样一个声音:赶路要紧!


县内新闻:

媒体镇雄:

专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