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媒体镇雄 → 新闻详情


一条河流的时空之旅 (下)

昭通日报    2021-09-18 15:41    罗勇

□ 罗 勇

驻足:重温一次红色之旅

不知何年何月,或许是突然而至的阵痛,大地的某块腹肌被瞬间撕裂。这条“人”字形的伤口,世人称之为峡谷。千百年后,一条叫“鳛水”的河流,惊慌失措地闯进峡谷。大涉水、安乐水、赤虺河,随着名字的变换,河流与峡谷早已相濡以沫。

若干年后的春天里,在缕缕朝阳的照耀下,大峡谷从湿润的空气中慢慢苏醒。山峰高耸,桃红柳绿,屋舍炊烟散落其间。谷底幽深,来自云南、改名赤水的河流,与贵州的渭河在此交汇,成了当地人口中的“三岔河”。波涛汹涌的河,由此奔向四川,进入长江,汇入更加遥远的大海。

日复一日的涛声中,旧时光的影子被流水冲刷得支离破碎,日渐式微。年年岁岁的轮回中,大峡谷的年轮被雕刻在悬崖峭壁,日渐深邃。新朝旧代的更替中,尘世间的变迁被记录于简牍锦帛,越发清晰。

斗转星移、时光不老,花开花落、人间沧桑。在大峡谷渐渐老去的记忆中,有一段特别的片段,常常被人提起,或载于文献,或重现荧幕,或刻成唱片。那一年,一支胸怀天下的队伍,突破重重困难,击退追兵阻敌,在这里涉水而过、沿岸而歇、据险而战、英勇前行。那一刻,高山目送、峡谷蔽形、河流隐声。他们沿途留下的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势燃遍赤水河流域、大江南北,成为世人津津乐道的红色史诗。

作为中外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战略转移,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革命先辈们未曾料到,他们当年的赤水河之行,为这条河流注入了显著的红色基因。若干年后,赤水奔流向东,人们循河而来,重温一次红色之旅,只为荡涤日渐浮躁的灵魂、升华有些颓废的精神。

赤水河的红色之旅,在进入大峡谷之前,也许会驻足在一个叫“扎西红色小镇”的地方,久久不愿东流。

这是一个有着160余年历史的小镇,穿斗式木结构的街区建筑,川南民居风格十分突出。站在这些民居前凝望、沉思,我们或许能想象到这样的场景:一群“上云南、下四川”的威信行脚商人,斜靠在木壁上,一边砸吧着旱烟,一边挤干裤腿的河水,一边谈论着盐行糖市……

这是一个红色风情浓郁的小镇,1935年2月,中央红军集结扎西,并在扎西镇等地召开了中国革命史上有名的扎西会议。江西会馆、湖广会馆,这两栋清代建筑怎么也不会想到,自从贴上扎西会议会址这个标签,后人竞相而来,成为扎西红色小镇最为亮眼的地标。

这是一个新姿焕发的旅游小镇,历经两年的保护改造,小镇已成为威信最红的网络“打卡地”、旅游休闲的“目的地”、红色记忆乡愁的“承载地”。

漫步扎西红色小镇,红军区让你参与各种“红军”主题业态体验,美食街区让你的味蕾不停与美食碰撞,军民一家亲街区让你体验威信县各民族风情……

漫步扎西红色小镇,核心范围内已建成10家酒店、一家四星级酒店、一家品牌客栈,以及220户民宿、餐饮等经营户,同时接待6000人不成问题。

漫步扎西红色小镇,智慧化小镇会客厅、智慧书吧、景区从业人员、文艺演出团队……逐步健全的旅游服务体系,能让人享受到较高质量的旅行。

漫步扎西红色小镇,不管是红色文化广场、扎西烈士陵园,还是扎西会议纪念馆、扎西会议会址,红色元素越加浓厚,“红军街”两边陈设的有关红军的老照片和实物,让游客在不经意间就接受到一次特别的红色教育。

2019年6月,威信县扎西老街被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授予“中国传统村落”,并将创建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被搜狐网、学习强国、中国发展网等媒体和平台相继宣传报道。

2020年,扎西红色小镇共接待游客71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21.11亿元。2021年,小镇的旅游收入将更为可观!

在威信县城的某栋民居里,提起威信县的红色旅游,宋崇疆讲得眉飞色舞。

1981年出生的宋崇疆,是威信县红耀扎西红色文化推广中心总经理,也是威信县个私协会党支部书记。作为威信县商界的知名人士,除了推广红色旅游,他的名下产业,还有家装公司、电器行、家具店、卖场等。

宋崇疆的住所也是威信县个私协会的办公场所,在那里,满墙的奖牌、制度,显示出这位“80后”的不凡之处。众多奖牌中,一块“全国先进个体工商户”的奖牌,或许隐藏着这个商人世家的致富密码。

时光回溯到2016年12月的某一天,其父宋时海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中国个体劳动者协会评为“全国先进个体工商户”。时隔不久,作为全国先进个体工商户的代表之一,宋时海有幸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了中国个体劳动者协会成立30周年座谈会,受到了李克强总理的亲切接见。

宋崇疆涉足红色旅游,是想为推广威信县的红色旅游资源尽一份责任和义务,不以赚钱为目的。结合这样的家庭背景和经济实力,这句话的真实性似乎不容置疑。

已成立两年多的红耀扎西红色文化推广中心,前期投入20万元左右,营业收入除去员工工资、日常运转,盈利空间的确不大。2021年,随着威信县红色旅游市场的升温,宋崇疆想不赚钱都难。

按宋崇疆的观点,主要从事党性培训教育、扎西红色文化体验的“红耀扎西”,并不是一家严格意义上的旅行社。

“红耀扎西”的目标客户,似乎与普通旅行社有所不同。不管是参加包含一场红色教育、一次党性锤炼、一天军营生活、一颗感恩红心、一路激昂行程、一次难忘经历的“全国1+1长征体验营”,还是参加包含红色文化教育、国学文化教育、公益及二元城市体验教学、总结分享教学、劳动历练教学的“红星少年1+1城市空间体验营”,还是参加主要路线为水田寨花房子会议会址、大河滩庄子上会议会址、天险两合岩、扎西会议会址的“1+1重走长征路”,旅行的目的,并非简单的吃喝玩乐购,更多的则是追求精神上的升华。

如果给你一天时间,你会去哪里旅游?

一天的时间虽短,但可选项不少。如果你选择“红耀扎西”,他们一定会推荐您参加“红耀扎西:我的一天红军生活”体验之旅。

你的一天红军生活,可以这样度过:

上午8时,参军、授旗、升国旗,随着一系列庄严仪式的举行,一天的红军生活正式开启;10时,抵达威信县水田镇关口坳,在当年红军长征进入威信县境内的起始地,你让思绪尽情飞舞,与一群可爱可敬的人在红色时空里相逢;10时30分,在威信县水田寨花房子会议会址,你激动得站在青瓦灰墙前,似乎见证了一个重要历史节点的到来;11时30分,在红色拓展训练基地,每完成一项定向训练课目,你似乎看到红军战士们欣赏的目光;中午1时30分,在拓展训练基地,你继续开展军体列队训练。整齐划一的队形,让你恍若置身于那个英雄的队列里;下午5时,随着篝火的升起,扒一口红军饭下肚,当娇贵的肠胃忍受不了饭菜的粗糙,你似乎明白了红军生活的艰辛与不易;傍晚7时30分,聆听完《我的长征》文化主题讲座,躺在简陋的行军床上,你或许会想到那段波澜壮阔的岁月,你或许明白今后该以怎样的精神面貌去对待学习和工作。

别急,如果你选择了“红耀扎西”,还有机会参加第二天的附加体验,继续走完威信境内比较知名的那段长征路。

8时30分出发,经过5个半小时拉练式行军,中午2时,你将抵达大河滩庄子上会议会址。吃饭、稍事休整后,继续行军至傍晚7时,站在威信县城扎西会议会址的院坝里,你的红色体验之旅正式结束。

每趟红色之旅,都是一趟收获之旅。游客如是,“红耀扎西”亦然。2020年,“红耀扎西”接待了20多个团队,多数来自云南、山东、四川等地的党政机关、企事业团体。

“听故事党课,专题学党史,红色文化砥砺初心使命;看革命遗址,重走长征路,红色印记激发奋进力量”。2021年,来威信县扎西干部学院接受党性锤炼,是周边省、市、县(区)机关单位的一项重要内容。

“近年来,学院已累计承接省内外各类培训班次710余期,培训党员干部5万余人次。今年承接的以党史学习教育为主要内容的教学任务已经排到了9月底,将培训各级党员干部5000余人。”扎西干部学院副院长骆德毅口中的这些数据,将为宋崇疆的“红耀扎西”带来多少人流?

2021年,威信县的红色旅游迎来井喷式发展,前来威信接受革命传统教育的团体络绎不绝,扎西干部学院的教学日程已安排到年底,报名电话仍然响个不停。

赤水河一路奔腾,它带着自己的红色基因,奔向下一段旅程。

汇合:探秘一次峡谷之旅

流水柔美、山峰雄奇,峡谷幽深、怪石林立,仙境般的果哈峡,又名“小三峡”,位于云南省威信县、镇雄县的交界处。峡因河得名,“果哈河”乃彝语“红色的河”,赤水河之名由来已久,或许,“果哈”就是很好的注解。

全长5000余米的果哈峡,未进入“鸡鸣三省”大峡谷之前,赤水河的奔腾之势在这里有所减弱,它与一艘艘皮划艇“合谋”,缓缓流经果哈桥,路过花鱼洞、鲢鱼洞、坛子口、莲台、硝洞,把仙人脚、灵芝、象鼻、一线天、青龙戏水等峡谷风光抛在身后……

离开果哈峡,赤水河与贵州渭河浩浩荡荡,穿山越岭奔涌而来,准备在一个叫三岔河的地方交融汇合,向更远的地方奔腾而去。

两河相交处,云、贵、川三省隔河相望,“金鸡齐鸣,三省皆知”,俗称“一鸡鸣三省”。在这里,奇峰耸翠、谷深林幽,高山峡谷在此和睦相处;在这里,乌龙山、青龙山、鸡冠岭三峰峭拔、巨擘挺立,几十里之内可见其观。在这里,一条巨龙连通云南四川,建成通车的“鸡鸣三省”大桥,早已成为此处壮丽风景的一个重要构成。

遥想当年,红军长征经过此地时,历经千难万险仍壮志在胸。时至今日,“鸡鸣三省会议”“鸡鸣三省交权”赋予的厚重红色历史文化底蕴,丰富了“鸡鸣三省”的内涵和价值,成了人们追寻与感怀的绝佳场所。

2021年4月21日,流经云南省威信县水田镇石头寨的赤水河,又一次感受到了春天的热情。

聊起“鸡鸣三省”大峡谷项目,威信县一方旅游文化公司项目部经理王鹏自然成竹在胸。

一方旅游属于广东东莞炎升集团,公司规划建设的“鸡鸣三省峡谷景区”,核心区在威信县水田镇石头寨,景区规划面积700亩,包括石头寨核心区、水田寨花房子会议会址两大部分,总投资20亿元,其中,石头寨一期2.3亿元、二期5.4亿元、三期3.2亿元,计划10年内建成。水田寨花房子会议会址属于威信县长征文化公园的一部分,由政府出资10亿元打造。

2020年3月,位于石头寨的第一期项目正式开工。项目包含人字形悬崖栈道、水平扶梯、垂直电梯、游客服务中心等,计划于2021年10月1日前建成投入使用。预计到2022年,将接纳游客2万余人次,实现营收20万元以上。

作为景区的一期项目,悬崖栈道原计划修到镇雄县坡头镇,形成一条完整的环线。遗憾的是,因为各种原因,栈道最终只能在威信县境内实施5.5公里。

至于第二、第三期项目的开工时间,这家公司需根据一期的营收情况进行评估,才能提出时间表、路线图。如果按照之前的规划,第二、第三期将建成千亩空中花园、五星级崖壁酒店、崖边泳池、蝴蝶谷、森林度假中心,将极大提升“鸡鸣三省大峡谷景区”的品位。

在云贵川三省交界处,奔腾的赤水河将气势发挥到极致,它似乎有个心愿:身边的“鸡鸣三省”大峡谷,能否有一个更为华丽的转身?

当下,贵州省七星关区、四川省叙永县、云南省镇雄县和威信县,都在围绕“鸡鸣三省大峡谷”这个旅游地标做文章、抓开发。三省四县(区)的进度不同、规模各异,景区的品质和规模都不够大气。持这种观点的人中,甚至包括李朝洪、郎学春等威信、镇雄文旅系统的专家。

“鸡鸣三省”是一个较大的地理概念,并非“鸡鸣三县”,更不是“鸡鸣三乡”,其规划建设应该是一项宏大的工程。要真正打响“鸡鸣三省大峡谷”这个旅游品牌,最少需要三省联合起来打造,甚至上升到国家层面来开发也未尝不可。这样的话,既避免了重复投资,又有利于赤水河流域的生态保护,对提升景区的档次、规模大有裨益。

早在2013年10月,国家旅游局乌蒙山片区旅游发展规划调研组就来到云南省镇雄县坡头镇,就云贵川“鸡鸣三省景区”开发相关事宜作过专题调研,并初步达成不少共识。

整合三省资源,将景区开发名称命名为“赤水河鸡鸣三省大峡谷文化生态旅游区”,集中突出和体现其独有的鸡鸣三省区域特色、大峡谷自然风光特色和红色文化特色。

景区开发定位为国家生态旅游示范区、旅游扶贫试验区、文化产业示范区、核心5A级旅游景区和乌蒙山片区跨区域合作的示范样板。

从省、市层面上建立好协调合作机制,探索由三省共同授权成立景区开发管委会,并下设开发公司,分期启动,分步实施……

一转眼,8年的时间过去了。受多种原因的掣肘,当初的共识迟迟没有落地。一个高标准、大规模的“鸡鸣三省大峡谷”,还在等待它华丽转身的那一天。

这一天,或许不会太远。

思考:探索红绿相融之旅

“赤水之源,大雄古邦”。

“红色扎西,赤水明珠”。

赤水河不会忘记,2019年12月16日,这个特别值得铭记的重要日子。就在这一天,成贵高铁全线开通运营,标志着赤水河畔的镇雄、威信两县进入高铁时代。

这是一条穿云跨壑挺进乌蒙高原的高铁。随着高铁的开通,隐藏在乌蒙大地的诸多美景,将向更多的游客揭开它的神秘面纱。随着它的开通,畅通了西南地区与东南沿海地区联系,加快了赤水河上游沿线旅游资源开发的进程。

作为革命老区,地处赤水河上游的镇雄、彝良、威信,战斗遗址、会议会址、纪念馆等红色旅游资源十分丰富。它们中的代表,有镇雄县场坝镇巴溜村贺龙指挥部旧址,有彝良县罗炳辉将军纪念馆,有威信县扎西会议会址……

赤水河被誉为“英雄河”,还因为沿岸分布有大大小小的战斗遗址、烈士墓、会址。这些红色旅游资源,分散、边远、体量小,藏在深闺人未识的它们,如何才能引来更多的游客?

如果非要进行比较,赤水河上游的红色旅游资源也有些先天不足。

与威信县相比,镇雄县贺龙指挥部旧址、乌蒙回旋战系列战斗遗址,不及威信县扎西会议会址声名远播。从全国来看,日渐火爆的威信县扎西会议会址,也不及韶山、井冈山、延安、遵义等地人潮涌动。

红色旅游资源比较分散、品牌性红色地标较少,这些现状并非无法改变。“红绿相融”,或许是一种值得探索的开发模式,为开发镇雄、威信境内的红色旅游资源提供一个现成的思路。

或许,可以尝试坚持“红+绿+彩”的空间叠加战略,依托特色的红色旅游资源,积极与周边的“绿”(生态资源)、“彩”(民族文化)等旅游资源结合,促进红色旅游与乡村旅游、生态体验、研学教育、休闲度假、文化体验等的融合。

或许,可以尝试坚持“文化+旅游”的产业融合战略,将红色旅游与生态、自然、民俗、城镇、景观等有机融合,创新业态,活化体验,强化红色文化与旅游产业及周边产业的联动,创造旅游产业价值,提升红色文化内涵。

或许,可以尝试坚持“红色+智慧”的体验创新战略,依托现代科技手段、互联网数字化手段,创新“红色+智慧”红色文化传承模式,活化红色文化,深化红色体验,强化红色旅游的教育功能,实现红色文化的永续传承。

或许,可以尝试结合周边的生态旅游资源,根据现代人热衷的徒步、骑行等康养需求,修建一些自行车道或步行道,将距离适宜的红色旅游景点串联起来,做到红色教育和旅游休闲有机结合。

果真如此,赤水河乐见这段别具一格的旅程。

当你参观会议会址时遇到山雄水秀,当你欣赏旖旎风光后偶遇战斗遗址,当你体验民族风情时发现美丽乡村……或许,这就是“红绿相融”的旅游开发模式,带给普通游客的惊喜吧。

也有这样的可能。当你来到(威信县)“鸡鸣三省大峡谷景区”,红绿相融的壮美景色让你大呼过瘾。漫步悬崖栈道,见绿树成荫、闻花香扑鼻。走进空中花园,在九曲红军路移步赏花。畅游蝴蝶谷,有红军岩画映入眼帘。在森林度假中心疗养,百里红飘带催人奋进……

也许在不远的将来,镇雄人可邀三五亲友,或从场坝镇巴溜村贺龙指挥部旧址出发,或从牛场镇广德关战斗遗址启程,或以坡头镇槲烟林战斗遗址为起点,在徒步或骑行的过程中,一边亲近绿色健康的大自然,一边接受红色革命传统教育。

红色旅游日渐火爆的当下,威信人可约同事或同学重走长征路,水田寨花房子会议会址、大河滩庄子上会议会址、天险两合岩、扎西会议会址,走走停停中,或欣赏自然风貌,或重温红色岁月。

梦想终要照进现实。

如今的威信县,已蓄势待发,全力打造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威信段),在加大革命文物保护的基础上适度开发,把打造红军村和乡村振兴战略结合起来立体开发,“红绿相融”已见效果。

一衣带水的镇雄县没有驻足观望,正大力开展长征国家文化公园(镇雄段)的前期工作。翻阅相关规划,“红绿相融”也是主基调,短期目标,就是要把赤水河流域镇雄段建设成长江经济带上游的生态屏障带、绿色产业带、黄金旅游带和美丽家园带。

红绿相融,注定成为赤水河上游的旅游底色。

未来:汇就一条最美河流

在赤水河流域云南段,镇雄、威信两县的“护河”之路,方兴未艾。

扛牢赤水河流域生态保护责任,把赤水河流域云南段打造成为长江上游最美生态河流,奏响“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乐章,为旅游开发打下坚实的基础。

这是沉甸甸的责任,也是满盈盈的希望。

今后一段时期,镇雄县将依托区位交通、良好生态和宜人气候等优势,围绕“文、旅、医、养、体、学、智”全产业链要素,建成五德天坑溶洞群、中屯小山峡、鸡鸣三省大峡谷等标志性景区景点,建成一批以知名消费品牌为引领的升级版便民商圈、美食城、游乐园、特色街区,建设一批以避暑、康养、休闲为重点的康养综合体,着力打造区域“避暑休闲”与“康体养生”旅游品牌……

今后一段时期,威信县将充分利用威信红色文化、生态环境、旅游资源、民族风情等方面的比较优势,聚焦“红、文、游、医、养、体、学、智”产业链,全力打造滇川黔渝区域健康生活目的地……

未来已来,赤水河流域云南段的旅游开发与保护似乎已探寻到一个合适的平衡点、一条健康可持续的发展之路。

未来已来,在确保“一江清水出云南”的过程中,赤水河流域云南段可能会承受更多的阵痛,也孕育了更多的希望。待青山常绿,赤水河之美更有底蕴,一定会迎来四面八方的客人。见河水常清,赤水河之美更有魅力,一定会释放出更多的旅游红利。

届时,当赤水河再次穿越时空,又将开启一段怎样精彩的旅程?

县内新闻:

媒体镇雄:

专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