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艺苑奇葩 → 新闻详情


再宿鸡鸣三省

镇雄新闻网    2019-02-18 16:08    罗勇

罗勇

不知何年何月,或许是突然而至的阵痛,大地的某块腹肌被瞬间撕裂。这条“人”形的伤口,世人称之为峡谷。

若干年后的春天里,在缕缕朝阳的照耀下,大峡谷从湿润的空气中苏醒:山峰高耸,桃红柳绿、屋舍炊烟散落其间;谷底幽深,来自云南的赤水河、贵州的渭河在此交汇,当地人称其为“三岔河”。波涛汹涌的河,由此奔向四川,并入长江,汇入向更加遥远的大海。

在日复一日的涛声中,旧时光的影子被流水冲刷得支离破碎,日渐式微。在年年岁岁的轮回中,大峡谷的年轮被雕刻在陡崖峭壁,日渐深邃。在新朝旧代的更替中,尘世间的变迁被记录于简牍锦帛,越发清晰。

斗转星移、时光不老,花开花落、人间沧桑。在大峡谷渐渐老去的记忆中,有一截特别的片段,常常被人提起,或载于文献,或重现荧幕,或刻成唱片。那一年,一支胸怀天下的队伍,突破重重困难,击退追兵阻敌,在这里涉水而过、沿岸而歇、据险而战、英勇前行。那一刻,高山目送、峡谷蔽形、河流隐声。他们沿途留下的点点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势成燃遍镇雄大地、大江南北,成为世人津津乐道的红色史诗。

第一次走近这个大峡谷,大约在十年前。彼时,我站在云南镇雄最东边村落的一块岩石上,欣赏着左边的四川云海,扫视着前方的贵州大山,听家住坡头镇德隆村的老同学,描述“鸡鸣三省”的前生今世。

事实上,老同学很忙,三言两语的大致介绍,远没有后来我描绘的生动。并非此君缺乏诚意,作为新郎官,除了陪我们聊聊天,他还要招呼更多的客人,冷落我以及同行的几位同学,实属正常。

没人陪伴,何不用脚去丈量大峡谷的幽深?没人解说,何不用眼去欣赏大峡谷的壮美?没人抒情,何不用心去感受大峡谷的神奇?遗憾的是,时值冬天,云遮雾绕的鸡鸣三省大峡谷,犹如少女轻纱蔽脸,轻易不肯露其芳容。加之山路崎岖、泥泞难行,远道而来的我等几人,居然没有徒步探险的勇气,只是挤坐在一间热闹的小房间里,听唢呐声声、看人间喜事。

当晚,我们就在新郎官家住下了。时隔多年,我依然记得第一次夜宿“鸡鸣三省”的情景。那晚,老同学家的远客较多,床位紧张,根本没空床能同时容纳几具疲惫的身躯。去主人安排的农户家睡吧,看见黑灯瞎火、山路泥泞,大家都不愿离开面前温暖的火炉,决定围炉而坐等天亮。在那个特别的乡村之夜,我们几人或玩玩扑克,或胡吹海侃,或枯坐发呆,或清醒或迷糊地感受黑夜的流逝。实在困得睁不开眼,靠在椅子上迷糊一会儿。被什么声音惊醒了,又强打精神继续耗时间。

不等公鸡开嗓叫醒三省的梦中人,我们早就离开温暖的房间。抹脸、吃饭、告别,似乎我们的返程有些匆忙。如果再不走,能不能在天黑之前各回各家,都是一个未知数。糟糕的路况,限制了几位青年人游山玩水的兴致。

有些遗憾是可以弥补的。赫拉克利特说的没错,“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一次次的到访或留宿,让我欣赏到“鸡鸣三省”不同往时的魅力。有时,如铅笔画般朦胧;有时,似水彩画般秀丽;有时,像水墨画般素雅……

多数时候,刚进入德隆村地界,目光所至,群山连绵、其色如黛,云雾缭绕、悄然流淌,绿树红花、点缀其间,恍若蓬莱仙境。连绵起伏的山峰,似一支队伍恭迎肃立,接受来自高处的检阅。那一瞬间,我成为不苟言笑的将军,坐拥百万雄兵,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最近一次夜宿“鸡鸣三省”,已是十年后的当下。这是一次文艺采风活动,一场与春天亲密接触、感受新时代脉搏的行走。

那一夜,我没去组织方安排的住宿地点,而是再次留宿那位老同学家。春雨淅淅沥沥,路灯亮得耀眼,老同学的越野车沿着柏油路一路向前,将一栋栋白墙青瓦的崭新民居留在车后,而我,自然没了当年路难行的顾虑。临近他家时,有一小段缓坡路正在改造,刚听见油门短暂的轰鸣,越野车就稳稳地停在一栋楼房前。

老同学的家人都去了县城,宽敞明亮的房间尤为安静。那一夜,在淡雅的白炽灯光下,两个男人喝茶叙旧、分享人生,一个有关幸运的故事就此展开。

故事的细节不用赘述。无非是在老家教书的老同学突患重病,四天后才在昆明的大医院苏醒。无非是侥幸从鬼门关回来的虚弱之躯,休养近一年才恢复得渐如常人。无非是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病的确严重,苏醒后变痴傻的可能性占七成。

捡回生命的老同学,一度看轻了人间的生离死别。侥幸活下来,为何不及时行乐?重生之后的老同学,最终明白了自身存在的价值,活着就得有责任与担当!振作起来的老同学,决定让每天都变得更有意义,活着就要过上美好生活。

装修房屋、植树种花、美化院坝,只为将自家楼房改造成别致的农家小院,待连通云南、四川的鸡鸣三省大桥修通后,让前往当地游玩的八方客人,体验一回正宗的农家乐。这并非心血来潮,事实上,发展农家乐,老同学已经走在不少当地人的后面。不过,眼看日渐火起来的鸡鸣三省旅游,他对今后的前景很有信心。

这一夜的促膝长谈,改变我的,不只是对人对事的看法。这一夜的独居一室,惊醒我的,不再是尘世的纷纷扰扰。这一夜,梦里不知身是客,沉沉酣睡到天明。

一觉醒来,窗外,雨声依旧滴答。推开房门,青山、白雾、绿树、红花、白墙、灰径,在眼前铺陈为一幅优美的乡村山水画,让人恍若置身桃源。再深吸一口夹杂着泥土味、花香味、草木味的空气,不免让我怀疑,这那是一个浮躁的人间?

这就是一方净土,一块荡涤心灵的世外秘境。

这还是一方热土,一个日新月异的人间乐园。

责编:罗 勇 审核:陈 鑫
县内新闻:

媒体镇雄:

专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