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艺苑奇葩


十二元党费

镇雄新闻网    2018-05-22 10:02    鲁仕谭
鲁仕谭

今年初的一天,我到挂联的仓上村去扒田村民组魏明高家走访慰问,路不远,大约20分钟就到了。

听到外边有人,木门“吱嘎”一声打开,两位老人蹒跚着相继走出,同行的小艾介绍,两位老人就是魏明高和他的老伴文兴珍。把我们招呼进屋里以后,两位老人就开始讲述他家的情况。

“我和老伴今年都80多岁了,两个儿子已成家,大儿子家有两个女孩,后来大儿媳妇就得了癌症,医不好就死了;怕是命上带来吧,小儿子结婚后,媳妇生了两个孩子后又得了癌症,也病死了。为了治病,凑来修房子的钱花完了以后,又卖光了家中值点钱的东西,最后两个儿子欠了十来万块钱……两个儿子都老实,没有文化和技术,在外面打工还拉扯着孩子,工资只能勉强维持生活,很少有余钱来还债。”老魏哽咽得说不出话,于是文大娘拉过我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接着讲:“同志,魏明高原来是村民小组长,哪家有事情他都喜欢帮,我们都是勤快、善良的人,哪个晓得泥巴捂齐颈子了才遭这种罪,现在家里就剩下两间破房子和我们两个……”讲到伤心处,两位老人都泣不成声。村党委书记老李赶紧扶住文大娘并安慰两位老人,我趁悲伤气氛稍有缓和,把准备好的慰问金递在文大娘手中,但是她不肯接,说:“你们来看我们,我们就高兴得不得了,感谢党、感谢政府。幺哥,这钱不管是你拿的还是党给的,我们都不要,我们不是因为穷、而是想起一家的悲惨才忍不住哭的!”我又把钱递给老魏,请他收下,老魏也不接,说自己是党员,晓得镇雄贫困得很,两老吃不了多少,只是走不动了,帮不到党什么忙,叫我把钱留给更需要帮助的人。就在相劝的时候,文大娘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魏明高,等一下。”于是大家都把目光转向她。

只见文大娘边说边把右手申进贴身的衣服里,费了好长时间,才摸出一个用旧手帕折叠成长方形的小包裹,然后凑近眼前,手帕打着一个小结,她用颤抖的双手慢慢解开,然后小心地一层一层地揭开手帕,在最里层露出一个党费证。文大娘小心地翻开党费证,只见里面是一叠面额一元的人民币,钱逢中整整齐齐对折着,她用满是褶皱和老茧的手把钱打开,然后小声数起来:一、二、三……一共是十二张,大家都屏住呼吸,静静地注视着文大娘。

文大娘把钱递给小艾,说:“幺哥,这是魏明高今年的党费,请你帮我们交给村党委。”接着又说:“魏明高老了,他说不能为党做啥子了,每一个月的党费他都按时凑齐,虽然脚腿不方便不能逐月上交,但是不管家里遇到什么困难,都叫我不能动也不准搞丢掉,好等你们来的时候请你们转交给党组织!”

小艾的手来回伸缩了两次。收吧,老魏一家太困难了;不收吧,因为这十二元党费,凝聚着这位老党员对党的无限忠诚,不容任何怠慢和亵渎!接过这十二元党费的瞬间,一颗泪珠从这个高大的古邦汉子的眼里簌簌滑落……小艾说:“老伯,我一定及时把党费交给组织,我代表仓上村党委感谢您,但是也请你一定收下慰问金,这也是党组织给予您的关照。”

几个月过去了,命运多舛的老魏一家的境况和他不忘入党初心、节衣缩食也要凑足十二元党费上交的情景始终如一面明镜悬挂在我的头顶,时刻提醒自己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责编:温清华 审核:陈 鑫
县内新闻:

媒体镇雄:

专题报道: